今天是大野一雄先生的生日!

去年此時, 大野一雄先生剛逝世數月, 桑雅在排練場舉辦紀念
大野一雄先生的活動, 同時也是為他慶生. 謝謝那天來參加的
各方朋友.

今年, 我獨自度過這一天.

舞踏是個別, 與個人的…這也包括每位舞踏者所依循的源頭,
所採行的方法, 以及彼此之間的關係.

然而我們就是這樣而能進入自身, 有時甚至是靈魂的本質,
並因此與這宇宙以及周圍的生命連繫著.

尤其該說的是,

    Ohno sensee, 謝謝您!  我們會再相見!




大野一雄:1906至2010         by  Satyana

   大野一雄(Kazuo Ohno)於1906年10月27日出生在日本的北海道,在佛教、基督教、西方文化、和現代舞蹈的薰陶下成長,同時是個成績優秀的體育系學生。戰爭期間漫長的入伍歲月讓他遠離了家園,也體驗到了生死。

    回到日本後他取得穩定的體育教職,並成功地舉行每年的舞蹈公演。1959年,土方巽(Tatsumi Hijikata)與大野一雄,大野慶人(YoshitoOhno,大野一雄的次子),以及其他具備敏銳天賦和強烈靈魂的舞者、文人,藝術家,開啟了揉合當代前衛和遠古神秘的舞踏(Butoh)。

 
    土方巽看待大野一雄如前輩一般,並在排練和表演過程中給他最大的自由發揮空間,大野一雄則是從中吸收到能夠蛻變自身的元素和力量。然而他逐漸感覺到自己真正所需的是在不同的方向上,因此有好幾年的時間大野一雄離開了舞台,進行著極具實驗性的身心探索。

    1977年,大野一雄再度與土方巽合作,加上大野慶人的參與,他們在東京推出了被認為是大野一雄的第一個舞踏作品–“阿根廷那頌”。此後的二十多年大野一雄持續地創作和表演,成為在日本和歐美、世界各地都受到高度推崇的舞踏家。 
 
   大野一雄的舞踏,在種種激盪於形體和心神之間的舞踏團體派別中,始終表現出屬於自己的純粹和優雅,像是漫步在暗黑的深海處,與蝴蝶和花朵愉悅地嬉戲,最終則是來到一種莫名卻深沉的虔誠感動。



   2000年後大野一雄的身體開始衰弱下來,但他還是不停地以他生命所及的部分,舞出令眾人驚異和感動之舞。大野一雄在橫濱自家旁搭建了一座排練場,從60年代起就開放有興趣的人們前來研究學習。工作坊目前由大野慶人接續主持,大家一樣不分年紀,不分國別,共同體會與探索大野一雄舞踏的精髓—-或許可以說那是身體和靈魂之間種種微妙的聯繫。

   自08年左右,大野一雄已幾乎全身無法動彈,由家人和學生輪流照顧著,然而站在他的床前,依然可以清晰感受到那股生命力,如同曠野勁風下的野草般,柔嫩又堅強地不停悸動著。
 
 
  2010年6月1日,一位舞踏的宗師,同時也是獻身藝術和真理的追尋者,於橫濱去世了。大野一雄從暗黑舞踏來到靈魂的舞踏,今後的世代能對舞踏和靈魂保存多少認識,開創多少進展,不僅是大野一雄學生們的目標和使命,對所有藝術家乃至整體人類而言,都是別具意義與價值的課題。





作者

Satyana

曾為劇場表演者 現為奧修門徒 1994年首見大野一雄與大野慶人的舞踏 自2007年至日本向慶人先生學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