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4年10月

1994年10月,大野一雄先生應邀於奧丁劇場(Odin Theater)30周年慶祝活動裡演出。席間,他與Grotowski先生相遇。

Grotowski和大野一雄先生所代表的是對演員/舞者的身體,意識,和角色內容的重新界定與構成。同時這也是種關注,渴望認識和聯繫“人”的本質和可能性,以及“世界”的真實與完整含蘊。
因此,以大野一雄舞踏等工作途徑為師的表演者和創作者,需要深思熟慮自己的作品是否相當程度具有前段所述的質地。其判準來源包括觀眾和演出者自身:這場演出是否充實活絡了從感官到心靈的區段,並且從心身相繫的介質中振盪出一股波動,足以讓身體產生具備力量和纖細,並且不在設定框架內的動作樣態,同時開啟了不同於日常知覺的內在經驗。
然而,可能比以上這兩點更重要的,是在身體和心靈中的自己,能否返照自己。當這樣的意識出現時,常常能令個體不再分隔於整體之外。這是許多關切生命的領域共同的核心議題,舞踏也因為以高密度的獨特身心運作直入此核心範疇,使得它有別於舞蹈和戲劇的工作方式與呈現焦點。
舞踏的究竟是看見內容物,事件,狀態,意義,和看見那看到所有這些的初始點–其中包含了此迴圈般循環感知下,時而消失時而擴展的自己與各個存在,以及同在這過程裡持續鼓動著,變化著,生長著的身體。

作者

Satyana

曾為劇場表演者 現為奧修門徒 1994年首見大野一雄與大野慶人的舞踏 自2007年至日本向慶人先生學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