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oh’s atomic bomb



大野001


舞踏不能停滯在原子彈後的日本, 二戰後的歐洲精神思維,
舞踏也絕不能陷落在21世紀的閃爍, 漂浮, 當代心靈的氛圍中,
真正的舞踏者是回到自己, 但那樣的自己是潛入舞踏的根源, 確切碰觸到土方巽,大野一雄等人的身體和靈魂, 再與之對撞,崩解,結合,重生後的自己,
是的, 仍然是原子彈爆發, 但這是在身心靈魂裡的爆發, 燃燒殆盡一切的身體和非身體, 物質和非物質, 權威和反權威, 文明和反文明, 界限和沒有界限, 正正反反裡裡外外全部都爆發淨空,
淨空, 同時等於真正的完整的宇宙和存在,
然後, 再來談舞踏.
這是Satyana的2014宣言.




作者

Satyana

曾為劇場表演者 現為奧修門徒 1994年首見大野一雄與大野慶人的舞踏 自2007年至日本向慶人先生學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