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一雄 聯合報 1994~7

[聯合晚報 1994,5,27]
大野一雄 
用生命回報生命  日漸枯槁的身軀有如詩般的春天風景
記者方紫苑
/
台北報導
   日本舞蹈大師大野一雄以88歲高齡,綻放出表演生涯最燦爛的春天。
   大野一雄擅長以他日漸枯槁的身軀來敘說獨特的生命觀。他說:「極端的喜悅與不快樂,其實是一樣的;對於生命的飢渴,你得以生命來回報。」
   大野一雄是目前碩果僅存的第一代舞踏表演藝術家,至今仍活躍於國際舞台上。他的舞蹈美學往往從性別的顛覆上出發,陰柔的舞台風格迥異於另一位舞踏大師土方巽的暴力與狂亂。
   舞蹈家林懷民認為大野一雄塑造了一種「詩樣的身體風景」,他臉塗白粉,男扮女裝,蹣跚移動,「他以舞台上的剎那創造了永恆,使人忘卻時間的流逝、年齡、性別,甚至紅顏和白骨,頹廢和聖潔的差異;以最樸實的方式,最簡單的動作,刺激觀眾豐富的想像。」
   大野一雄的藝術生涯深受母親影響。他的母親喜愛西方的音樂、文學,乃至於法國菜;他在大野一雄小時候,便常讀莫泊桑、托爾斯泰等人的作品給他聽,奠下大野一雄日後追尋藝術的人生特質。
   大野一雄將他對舞蹈的熱愛,也傳給了他的兒子大野慶人,自1985年起父子倆就常搭擋在各地演出。
   大野父子最近應國立藝術學院「關渡藝術節」之邀,將於6457日在藝術學院演出,展現獨特的舞蹈美學。
   此次演出的「睡蓮」是從莫內的同名畫作出發,重新詮釋,大野一雄以自身的經驗,創造一個從美浮現的透明、虛幻的宇宙內涵;另一作品死海則大膽揭露死者與生靈的連綿糾纏,探討生死。66日下午還有一場演講,洽詢電話:(02)893-8734 
 
  [聯合報 1994,6,4]
「人生是連串問號」
大野一雄追求生與死的奧秘
記者張伯順 /台北報導
  「我對人生仍然充滿疑問,這些問號就是我創作的泉源和表演的動力。」
  「我希望一直表演至生命終止,就算死也會演‧‧‧」
   高齡八十八歲的日本舞踏宗師大野一雄,昨天面對新聞界大談人生哲理,強調生與死無界線之分,生命和宇宙學問融合為一;這位大師深信自己的藝術生命無止盡,此次偕兒子大野慶人來台灣,今天起在國立藝術學院公演代表作「睡蓮」、「死海」。父子同台,大野慶人謙遜說:「舞台上,父親是一幅畫,我僅是畫框。」
   0年代日本前衛藝術家投入舞踏表演形式的狂潮,土方巽、大野一雄、大駱駝艦是創始人物。臉上塗滿白粉、髮稍插著一枝花,穿荷葉邊花裙的大野一雄,化身為小女孩、貴婦人,用獨特的肢體語言來探索、詮釋人生哲學奧秘,造型和特殊的舞形式,成為獨樹一幟的表演學問。年過八旬的大野一雄,不改追求藝術的職志,首次來台現身說法,他以最近觀賞一部敘說數十億年前宇宙進化的影片為例,得到人體細胞猶如泡沫的啟發與聯想,繼而認為同等於生命的根源;堅信肢體表演須和生命原始定義有密切關連。
   對宇宙和人生奧秘,大野一雄坦承仍有許多疑慮,卻因而轉換為創作的泉源。昨天他著裝彩排數段舞蹈演出時,豐富的肢體語言,令人動容,雖然是女性角色,大野一雄卻認為是扮演陰柔陽剛於一體的雙性。
  此次大野一雄和兒子同台演出三場,票房全滿。
(圖片文字)日本舞踏宗師大野一雄昨天彩排舞作「死海」時,手指變化和面部表情豐富,在鋼琴旋律中翩翩起舞,牽連出探索生與死的課題。記者楊士正/攝影
 
 
 
[聯合報 1994,6,5]
記者張伯順 /淡水報導
   有山水為伴的關渡,昨天晚上被舞踏表演光環籠罩:國立藝術學院舞蹈廳內擠滿觀眾,浸淫在日本舞踏宗師大野一雄的藝術風華中,和大師一起探索黑暗舞蹈美學的真諦,在沉靜、莊嚴的現場氛圍哩,觀眾心靈被作品「睡蓮」牢牢牽引,爆炸性的掌聲表達對大師的崇敬、對舞踏藝術的嚮往。
   大野一雄以八十八歲高齡,首次來台灣演出,備受藝文界人士期待。昨晚觀眾有許多是舞蹈、戲劇工作者,大家均為爭睹大野一雄舞蹈藝術丰采而來,觀賞演出的態度極為專注。昨晚大野一雄詮釋代表性的作品「睡蓮」,是從印象派大師莫內畫作擷取靈感而編舞,他在舒伯特藝術歌曲旋律裡現身舞台,深邃黑暗的空間裡,塗抹白粉、濃豔裝扮的大野一雄緩緩移動肢體,枯瘦細長的十指在雙目、胸前伸縮,恣意搖擺,面部表情千變萬化,幾近誇張,微張的雙唇,像是傳達無言的吶喊,舉手投足間,攝人心魄。
   大野一雄是和兒子慶人同台表演,「睡蓮」有六幕,長七十分鐘,舞台上的大野,幻化成漂浮在哈雷彗星裡的女人,對花朵憐愛的體態和心情,像是嬰兒、青年或老人,音響效果非常好,古典鋼琴、大自然環境聲音、合成樂器甚至人聲等,營造出連串劇情張力,大野一雄裸著身軀,對衣裳的依戀、愛情等關係,孤獨中夾雜夢幻,扣人心弦。
   在觀眾如雷的掌聲裡,大野一雄深深地鞠躬謝幕,大師風範令人動容,儘管舞台上只有他的藝術靈魂在移動,大家卻從中看到了莫內筆下的蓮花和池塘,也感受了地球和宇宙的生命互動關係。隨後應觀眾要求,又「安可」一支小品。
 
 
[聯合報 1997,2,5]
大野一雄:生活就是老師
浸淫舞踏藝術逾一甲子,九十高齡仍巡演世界各地
   全身塗滿白粉,用獨特的表演藝術反串詮釋女性的內心深處。歲月飛逝,日本舞踏泰斗大野一雄已屆九十高齡,目前在世界各地巡演,接受舞迷的致敬;這位大師謙沖地說:「其實,生活就是我的老師,沒有生活,舞蹈無法獨立存在。」
   一九0六年十月廿七日生於日本北海道的大野一雄,浸淫舞踏藝術逾一甲子,是受國際舞壇敬重的日本舞踏大師。
   回顧表演舞台的一生,廣設各類學問的大野一雄,強調廿三歲那年看了有「西班牙之女」美譽的舞蹈家安東妮亞梅賽的演出,才對跳舞發生興趣,矢志獻身舞蹈藝術。一輩子在舞台上扮演女人,大野一雄認為是從生活中發掘表演動力,探討藝術深處,演出形式和內涵很深靜、內斂,「一般人僅鎖定出生、成長和死亡等三個人生課題,但是,對我來說,這是一種太簡單的認定,我想從個人擴及至和宇宙生命的對話。」大野一雄認為,人類的身體已經過千萬年試煉,可以激盪出想像力。
  「每次在跳舞時,我一直都聯想在母親子宮孕育的生命,猶如對出生或死亡進行實驗。」大野一雄堅信,痛苦的生命經驗也是一種真實,和深埋心中的情感兩相呼應,雖然對舞蹈來說是種殘酷,卻很重要。
   從美國、歐洲乃至日本,九十歲的大野一雄仍然騁馳舞台,演出邀約不斷;在國際舞壇擁有崇高地位的他,談及表演創作理念,堅持「舞蹈來自生活,雖然生活兼含喜與悲、好與壞,卻值得做一整合」。

作者

Satyana

曾為劇場表演者 現為奧修門徒 1994年首見大野一雄與大野慶人的舞踏 自2007年至日本向慶人先生學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